christies en

背景:

上海明轩2015秋拍 ‖ 现当代艺术精品之孙良《婚床》

[日期:2016-01-06] [字体: ]

上海明轩拍卖2015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展拍时间:2016年1月8日—1月10日

展拍地点:上海富豪环球东亚酒店



《婚床》这幅作品肯定有内心的很多东西,我那个时候的很多作品都是有情绪的,有个人对很多事情的一些看法,那个时候也借用了很多哲学和宗教的东西,这张画也有,你看那个黑色的灯泡里有个十字架,我还画了一些昆虫,有骷髅,这个是在我那个时候画的经常多的形象,有双头蛇,在中国的传说中双头蛇是看到就会死亡,我当然是有寓意了,然后有一批腐败的花,在我的有花朵的作品里,这张是最早的,我认为也是最好的一张。当时有些人看《婚床》的时候就讲:“在花丛中能听到地狱的笑声。”

 


孙良(b.1957)


对话孙良

Q:从您早期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些超现实主义风格的影响,您是从何时接触西方现代主义的绘画风格?

A:应该讲我们这代人80 年代甚至到90 年代,甚至我看到现在的年轻人都在学西方,那个时候的学西方和今天不太一样,我们那个时候是真心学习,因为以前被封闭,我们看不到也不知道很多东西,当国门有一点打开的时候,我们感受到西方的一些现代艺术的东西刺激了我们,包括那个时代比较寻求自由的一种心理可能也促成我们向西方去学习,和今天向西方学习可能目标不一样,很单纯,非常主动,但是能看到的东西很少,有些时候靠一些很劣质的印刷品,或者听一些出过国的人的谈吐去想象西方艺术,有些人出国去他可能会带回几张幻灯片,那个时候很多人是没有画室的,就找一个地方组织一下,大家借个幻灯机放一些画面,这个在当时算是蛮大的事了,我们就很当回事的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看一看,光是这些幻灯量是不够多的,不像今天你拍照片肆无忌惮的,那个时候是片子有限,还要听大家借用语言去描述,甚至有时候我们根本也没有这种幻灯片看的时候,我们都是从图书或者一些印刷品去想象西方,所以很多是“误读”,但是这个“误读”有些时候是挺有意义的。整个七八十年代我们都在向西方学习,可是那是一段特殊的时候。1989 年到1991 年,展览很少,我1989 年参加中国现代艺术大展以后,在日本有过一次展览,1991 年左右在上海参加车库展,中间就没有什么大展览。那个时候整个艺术都处在真空状态,是一个特殊时代,什么都没有,没有人发表作品。我们那个时候多考虑自己的问题,我们把西方当做一个学习的对象。


《婚床》局部

Q:创作的条件是不是也很艰苦?

A:画画的条件非常差,能画像《婚床》这样尺寸的大画也不太容易,有时候使用很劣等的画布,甚至是到学校去想办法捡一些木头作画,和今天的情况不是一回事。没有可能像今天你来采访我,没有人来观看,你的作品基本是不会离开你家的,那个时候没有工作室都是在家里画画。

Q:既然没有展览,朋友之间会不会经常交流观摩作品?

A:这种机会也并不太多,只是少量的朋友来看,然后自己想办法拍一些反转片利用一些机会去给别人看或者我们用幻灯来交流,但这个机会并不是特别多,所以说还有很多是口传,包括你现在知道的那些很牛的画家,比方说张晓刚、毛旭辉他们的画,当时一部分是口传,或者偶尔看到几张很劣质的幻灯片。我一直为自己画画

Q:所以那个时候的创作,是很“真实”地创作?

A:对,很真实的画画,你画的时候什么都想不到,没有发表,不可能的,没有展览,也是不可能的,更没有人去喜欢你的画,你想都不会去想,有人还会买你的画。但是我现在很怀念那个时代,一个艺术家是真的画一幅作品,而且这个作品没有任何功利。

Q《婚床》就是创作于这个时候的重要作品,而且在1989 年这个特殊的年份里,您个人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下?

A:因为那是一个特殊的时间,压抑、情绪不好,甚至学校还在整我,反正是什么都有,密谋还要开除我,你知道你已经无能为力了,你是一个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可能,但是你心中的这些东西你不可能跟别人说,家人也不会去说,你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一块画布,把这些画出来。

Q:所以这幅作品表达了当时您内心的情境?

A:《婚床》这幅作品肯定有内心的很多东西,我那个时候的很多作品都是有情绪的,有个人对很多事情的一些看法,那个时候也借用了很多哲学和宗教的东西,这张画也有,你看那个黑色的灯泡里有个十字架,我还画了一些昆虫,有骷髅,这个是在我那个时候画的经常多的形象,有双头蛇,在中国的传说中双头蛇是看到就会死亡,我当然是有寓意了,然后有一批腐败的花,在我的有花朵的作品里,这张是最早的,我认为也是最好的一张。当时有些人看《婚床》的时候就讲:“在花丛中能听到地狱的笑声。”又有一次,一个比我大好几岁的朋友,在这幅画面前哭了半个多小时,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我理解他看到这幅画一定是联想到自身的一些事情。大概那个时候的作品就是这样子,你有很多内心的东西、你压抑的东西、你对很多东西的思考,你没有任何开放的窗口,所以我就把这些都画到我的画里去,作为我个人,就是画画。


《婚床》局部

Q:《婚床》这件作品您画了有多久?

A:我那时一般一两个月画一张。因为这是一种表现性的,你不用画的很细,磨时间抠出来,你要用情感去画。然后你不能把它画得太亮,你要保持它的力量,和那种偶然性,要预留一些偶然性的东西,有很多技巧在里面,又让你感觉这是一气呵成的作品。你仔细看,有很丰富的层次,有很多很多东西隐藏在里面,每样东西在里面都可以挖掘,但是你回头去看的时候又很“收”,不是傻乎乎的、紧绷绷的、僵僵的。当然还有一个,我那时候不赶时间的,你想到什么就往里面画,我没有功利心,看到哪里好就画一大堆,往里面加,到时候你又觉得该丢掉,就是这样。不好就涂掉、修改,有很多修改的,现在用X 光看应该可以看到那个里面有好几层的东西。

Q:直面这幅作品的时候,骷髅的形象非常震撼,因为是骷髅,所以您会把这一系列作品视为是“死亡”主题吗,并由此指向对生死的反思?

A:他只是表达了某一个时间、某一个时段里面,你所面临的一些东西。当时骷髅的形象画了很多,骷髅会给人带来的恐惧,但其实在这张画里骷髅的形象是有点“笑”的感觉。你真的去看一个骷髅,感觉特别恐怖,但是你害怕的就是从外形看的,虽然那个时候死亡围在我周围太多了。但我没有去把骷髅画的一定吓人。所以《婚床》是有死亡的因素,但不一定是“死亡主题”,其实死亡也是另一种诞生。


《婚床》局部

Q:时至今日,回头看的时候,您如何看待那个年代的绘画?

A:现在看到那个时候那些朋友的那些画越来越少。在看到他们现在的作品的时候没有什么很好的感觉,看过去那些很幼稚的、甚至色彩粗劣的,或者材料用的很杂乱的那个画,还是可以感染我,是很真实、真诚的。那个时候他没有功利,他就是想把自己的东西表达出来,尽管他没有任何条件,甚至手上的“活”那个时候也很差,但是你觉得那个作品有时候有特殊的概念,包括我现在的作品,也没有任何商业的味道,没有任何迎合别人的味道,就是很真实,自己画,一点也没有考虑到别人去看到这个画的时候的反应。我有时候跟朋友说,怀念那个时候,尽管我们穷成那个样子,条件差到那个样子,毕竟,画画的态度是很好的。



孙良《婚床》

1989    布面   油彩

120×130cm.

签名: SunLiang 89.11

展览:上海车库艺术展,1991 年,上海。

出版:

1.《孙良》,2004 年版第195 页。

2.《孙良》,林大艺术中心,2012 年版第138 页。

3.《哲思与典藏(第二辑)》,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 年版第196 页。

4.《孙良画集》,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 年版第162 页。



▲▲长按关注上海明轩官方微信▲▲

上海明轩国际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枣阳路935号

电话:021-52731170

传真:021-52733201

网址:www.mxpm.net

收藏 推荐 打印
版权所有:上海明轩国际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易胜拍卖网 沪ICP备13028350号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枣阳路935号